girl12321

【APH】【耀菊】大哥(超短篇。3000+END。HE。)

广天一夜:

“哥,有你的信。”


王香把沏好的茶放到王耀桌角,慢悠悠地掏出一封信。


王耀从正在处理的文件中抬起头,按了按额角:“北边的还是西边的?念吧。”


“都不是。”王香把信抽出来飞快地扫了一眼,一脸不情愿地递给王耀:“是本田菊。”




王耀挑眉,上次闹出来的乱子还没平息,那边的来访申请也已经驳回了,他还有什么招数?


王耀一边看,王香一边幽幽道:“他说他病入膏肓了,想见你一面。”


“……”苦肉计?


王香瞥他一眼:“你要去?赌一只滚滚他在坑你。”


王耀支起食指在桌边随意敲了敲,无所谓道:“那就去看看,他到底想干什么。”


王香本来就面瘫的脸更黑了几分:“要去你自己去。”


“嗯哼~本来也没指望你跟我去,看好王湾,别让她四处瞎折腾……”话音未落,王香迎面抛来一团暗器,王耀下意识接在怀里,“滚滚?”圆滚滚的熊猫满眼转着蚊香圈,王耀摸摸鼻子:“虐待国宝啊…”


“你最好两天之内回来,不然我就告诉王湾,你去和他前男友约会了。”王香转身就走,王耀顶着滚滚内牛满面:“神马叫约会!哥是友好访问!访问懂不懂!”
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
本田菊没有说谎,他的确病了。




前天傍晚练完刀,满身是汗地坐在院子里,毫无意外再次想起了王耀。以前他练刀的时候,哪怕王耀只是坐在一边,他便能忘了疲惫也忘了时间。如果得到一个赞许的眼神,大概在心里能傻笑一整天。他一度认为自己是个无可救药的兄控。




这次回忆的时间比以往都长,所以等他在晚风里打了个喷嚏,回过神来的时候,就觉得自己着凉了。更可喜的是,当晚还不负厚望地发起了烧。


于是本田菊心安理得地给王耀写了封信,满怀期待地等着他来探病。唔…他应该早一点想到这个办法的。




虽然这次,他的确不是故意的。




当王耀轻车熟路地穿过种满松树的前院,走在本田内宅的石子路上时,本田菊正坐在矮榻上发呆,并开始惴惴不安地想…他也许不会来了。


所以王耀在屋子门口看见的就是这样一幅场景。于是淡淡道:“不是生病了么?为什么不躺着休息?”


本田菊听到王耀的声音,瞬间挺直了背脊,而后像服从军令一样直挺挺地躺了下去。


“你——”


王耀还没来得及阻止他,只听“乓”地一声,某人的后脑勺稳准狠地砸在木榻上,本来就烧得晕头转向的脑袋这下是真的抬不起来了。




王耀嘴角抽了抽,走到木榻边揪着脖领子把呆滞的某人抬起来一点,随手拎起个软垫塞到他脑袋下面。




本田菊终于恢复了神志,因为太激动反而语死早,断断续续道:“耀君,你……还好吧。”


王耀莫名其妙地看了他一眼:“难道现在挺尸的人是我?”


本田菊咬了咬牙,一把抓住王耀的手:“我…”


王耀皱了皱眉,把手抽出来,本田菊眼光暗了暗,他果然还是讨厌我,他果然不能原谅我,他果然……


王耀一只手放在本田菊额上,一只手试着自己额头的温度,随口道:“手边居然连体温计都不放一个,看来也没吃药……你这种幽怨的眼神是什么意思?哦,放心,发烧是烧不死的,顶多烧成脑残。”




想当年王耀毒舌模式全开的时候本田菊尚能屹立不倒,于是此时的本田只意识到王耀并不是厌恶他的触碰,眼中瞬间放出死灰复燃的光芒,王耀看得抖了三抖:“你这是要回光返照了吗?”




本田咬唇,再次小心翼翼的握住王耀的手:“我…我想睡一会儿。”




王耀额角青筋一跳,没有抽回手,也没有搭碴儿。所以呢…?为什么他的语气像是“我想睡你一会儿”?




本田见王耀没有反对,鼓起勇气道:“耀君可以等我睡着了再走么?”




王耀青筋又是一跳,合着你要是两天两夜不睡,我还走不出本田宅的大门了?


如果本田菊知道王耀已经偏激地向着某个不知名的方向绝尘而去了,一定会流下委屈的泪水【不】,但本田眨着期待的小眼神儿望着王耀,显然不知道他脑内正把自己踢进院子里的池塘里淹死一百次。


王耀深呼吸一次,特别温和地一笑:“我明白了。我一定哄你睡着再走。”




于是本田菊想着“我一定是在做梦吧,如果真的是梦我宁可不要醒来”,一边安详地闭上眼睛,过了一会儿就听见王耀以一种不大不小的声音开始哼歌儿,哪怕本田菊已经两天辗转反侧睡不好觉,此时只想一睡如死,也无法阻挡王耀的歌声…本田闭着眼睛听了一会儿,以他的经验可以断定,这是红色歌曲大联唱。




王耀从“红星闪闪放光彩”唱到“学习雷锋好榜样”的时候,发现本田菊呼吸均匀,表情安稳,居然睡着了。


他自我反省了一下,觉得可能是他哼的歌曲音调不够激昂,并且下次他应该尝试把歌词翻译成日文的。


他盯着本田的睡脸看了一会儿,慢悠悠地把手抽了出来,轻轻走出了门。


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


本田菊能够睡着,除了他当真很困之外,还因为……王耀的声音,很好听,能让人安心。对于本田菊来说,王耀之于他,就如同王香王湾之于王耀。而曾经,他在王耀心里,明明也在同等重要的位置上,如今——




不,很多年以前,当他对王耀拔刀相向的那一刻,他就再也不配在王耀心里了。




本田菊做了一个很乱的梦,他梦见以前的自己,和以前的王耀。前一刻还坐在他家的院子里,王耀听自己说着话,后一秒就到了当年硝烟四起尸横遍野的场景,荒无人烟的城墙下,他慢慢拔出长刀,刀尖指向王耀的心口,而王耀的武器不过是把纸扇,却平静得仿佛是在自家院子里切磋聊天……原本就是他的家,哪怕他身后是断壁颓垣,那一身红衣的人往那里一站,就好比真龙天子震着他碧瓦琉璃的金銮殿。




他看见自己举刀冲向王耀,他想让自己停下,却无法发出声音,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一幕再次重演,而后……他打败了他心中不可超越的兄长。他赢了这场战争,却输掉了所有的一切。


“犯我中华者,杀。”


“毁我家园者,杀。”


“欺我子民者,杀。”


他跪在王耀身前,脑中嗡声作响,是王耀对他说的话。


“只要我不死,你休想拿去这片土地上的一草一木。”


“我会让你后悔。”


“你失去的,将是你得到的百倍。”




是的。他在最后的战役里一败涂地。他失去了他心中最重的东西。


他的视线渐渐模糊,那道红色的影子渐行渐远,再也不会回头。他徒劳地向着远处伸出手,心如刀绞——我请求你……不要放弃我好吗……不要恨我……好吗……




一叠冰凉的毛巾敷上额头,本田菊朦朦胧胧地从梦里挣扎醒来,一睁眼就看见那道红色的身影正要离去,哑声带了三分哭腔道:“大哥!别走…”




王耀顿了一下,而后若无其事道:“你做噩梦了。”




本田菊微微喘息,扶着毛巾坐起来,小心翼翼地看了王耀一眼,讷讷道:“谢谢……大哥…嗯…耀君,没有走?”本田闻了闻,空气里弥漫着中药的味道,大哥……在给自己煎药?




王耀在院子里鼓捣了一会儿,端进来一碗黑咕隆咚的汤药,本田受宠若惊地端过来,差点儿感动哭了,连勺子都没用上,直接一仰脖子灌了下去。


“你等——”


王耀又没来得及阻止他,碗底就空了,王耀哭笑不得:“你…什么感觉?”


本田老实道:“有点儿烫。”


“废话。”王耀连生气都懒得生,“烫死多好,早知道就不多加那二钱黄莲,老子好心疼。”


本田菊腼腆地笑了,就算大哥加一斤黄莲,他吃到嘴里也只会觉得甜。


大概发烧顺便连他的味觉也失灵了吧?




本田菊放下药碗,准备再得寸进尺一回,吞吞吐吐道:“耀君,我……还能再叫你一声‘大哥’吗。”




王耀倚着门,漫不经心地笑了笑:“其实你叫我什么,跟我没什么关系。”




本田低下头。


是的。没错。因为你再也不会叫我小菊了。


可那又怎么样呢?我只能这样自欺欺人罢了。本田放在膝盖上的手慢慢攥紧。




你想让我原谅你吗?你觉得有可能吗?


王耀眯了眯眼。他没有说出口,但本田菊应该已经明白了他的意思。




王耀捏着滚滚的耳朵,忽然很温柔地笑了。“时候不早了,如果不快点往回赶,家里的弟弟妹妹就要杀上门了。”




本田菊眼中有失落的神色一闪而过,摇摇晃晃地站起来,勉强挤出一个笑容:“那么……”再见?下次真的还能再见面吗?




王耀走到院子里,继续道:“不过来别人家做客却走得匆匆忙忙实在有些失礼,所以我想邀请本田先生一起看夕阳,不知道他愿不愿意?”




本田菊愣了一下,立刻几步追上王耀,脸色红红道:“当然…愿意,荣幸之至!”




他怎么会忘了,他的大哥……


温柔的时候极温柔,狠绝的时候也从来不给人留半分余地。


即使不原谅自己,只要还能坐在他身边,就已经很满足了不是么。




本田菊抬了抬眼,悄悄咽回泪水。王耀淡然地望着远方,想着自己和本田菊一起坐在这儿,安安静静地看夕阳,真是耸人听闻。但人生里这样的日子,能有多少呢。也许这样的事一辈子就做这一次,既然没有后悔的理由,何乐而不为呢。




“……大哥,我好像流鼻血了。”


“很正常。刚才的中药里加了任勇洙带来的红参。”


“……”大哥果然还是很恨我吧。




END





评论

热度(24)

  1. Lxt广天一夜 转载了此文字
  2. girl12321广天一夜 转载了此文字
  3. 青春不疼痛广天一夜 转载了此文字